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醉‘三八’
    男人此时只觉得有一坨屎黏在自己身上,连碰碰她都觉得会脏了手,此刻只是大声嚷着。

     “死女人,是你逼我动手的。”

     “东白,我好热啊,东白,我好想……”

     “想,想什么!”男人警惕地瞪着面前这只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醉三八,怒火中烧,“别过来,别过来啊。”

     “东白。”谷嫣殷红的唇嘟起来,眯着星星眼朝他的唇碰了过去,这一碰,她火热的身躯仿佛就有了清清凉凉的感觉,整个身心都为之震动,碰了一下就再也忍不住要碰第二下。

     特别是那双手,唔,她怎么可以伸进自己的衣服里,还乱摸?“女人,你是想找死么?”

     他的身体真的好奇怪哦,久旱逢甘霖,谷嫣像只八爪鱼一样恨不能将他紧紧包裹住,不容逃离,“东白,你的嘴怎么那么凉,不过好软好舒服。”

     这该死的女人!“喂,松开啦,拜托。别碰我…”

     谷嫣醉后酡红的脸,不点而朱,仿佛水蜜桃叫人味蕾大动,男人的嘴紧闭着,就算她如何诱人,他都不想亲一口。

     女人是什么?就是一件衣服罢了,根本没多少感觉的。

     可是该死的,他,他,他下面是怎么了?当这个女人以几乎是横跨在他身上的姿势扑倒在沙发上,他居然意外地发现?

     ——对女人他也行?

     错觉,一定是错觉吧。

     “东白,你不是一直都很想要我吗?现在,现在,我给你…”说到最后,谷嫣本就红扑扑的脸蛋儿更加的红。

     “见过猴急的,可没见过你这样急的。”

     居然,居然伸手去解他跨上的皮带,他真的忍不住要怀疑趴他身上的真是女人吗?

     在国外见多了够OPEN的男女,可当事情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时,他才觉得有多么可怕。

     他一个堂堂男子汉,哪有被女人压在身下的道理?

     “啊……”

     一个咸鱼翻身,男人厚重的身体将谷嫣压在沙发上,酒精的作用下,谷嫣只觉头晕沉沉的怪难受。

     “不好玩,一点都不好玩啦,你放开我!”

     被压得都快想吐了啦。

     谷嫣的一双小手用力地捶打着男人的胸脯,却更加激发了男人想要征服她的欲/望,单手将她的双手扣在头顶,男人唇角一勾,冷艳的笑起来,“这可是你自找的哦。”

     眸中掠过惊人的神采,在谷嫣最后发出“唔”字,缠绵的吻如连绵不绝的雨珠儿落在她细腻的脸颊,脖颈,锁骨各处,大手掀开她套在身上的针织衫,隔着白色蕾丝的打底衫,覆在她胸前的柔软上,手指上仿佛燃着一团团火焰,将谷嫣白皙光滑的敏感地带引爆。

     呼吸一点点的被剥夺,浑身仿佛被一把火炙烤着,难以言喻的热,浑身都快烧起来。

     娇/软的呻/吟令男人紧张的神经愈发的放松和舒适,带着销魂的气息,叫人欲罢不能,人仿佛飘了起来似的。

     “痛,痛,好痛。东白,东白,不要,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