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她犯什么事了?
    “姐,我已经满了十八岁了,你已经没有监护权了。”陆良宵很是认真地提醒了一句,拿开她的手,将塑料袋扎起来,显然不会屈服在她的淫/威之下,拎起塑料袋就要走。

     “那就冻结你的银行账户。”陆响晴使出了杀手锏,谁料风中飘来的依旧是他云淡风轻的话语,“钱没了可以赚,反正我也不想花你的钱了,省的人家说我只是个小白脸。”

     “你,你……”陆响晴心中一急说不出话来,只是冷瞪着陆良宵的潇洒背影,“你…”

     陆良宵回头抓住她伸过来的食指,气死人不偿命的笑道:“姐,我知道你疼我,所以,我的事你要是不管的话,你眼角的鱼尾纹会少许多哦。”

     “陆良宵你还是我弟弟吗?”

     “我要去照顾我的女人了。拜拜。”

     怒瞪着那只挥动着的大手,眼看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口,陆响晴气急败坏,胸口剧烈起伏。

     不行,绝对不行。

     ****************************

     谷嫣一早起来拉开帘子,无比清新好闻的空气扑面而来,目之所及是蔚蓝的天空,白云朵朵,红日高升。

     全新的一天,全新的心情。

     从现在开始,她要找回自己,为自己而活。

     “加油!”

     下了楼,没看到陆良宵,谷嫣多少有些意外,沙发上没有丝毫温度,显然陆良宵离开有一段时间了。弯身拾起地上的被子,谷嫣抱到楼上去,叠好放进柜子里。

     取了充好电的手机,谷嫣按了开机键,这几天她一直徘徊在生死边缘,不知道会不会有人为她担心,着急…

     他,会吗?

     未接电话有20个,短信有五个,她一路滑动着,寻找着那个令她心动的名字,可惜…

     没有,没有,就是没有。

     还以为他会那么做是有苦衷的,还以为他有那么一点点的爱自己,可现在看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自己在他心里根本不值一提,所以她这三四天所受的困苦和伤痛,他根本无动于衷。

     放下手机,谷嫣意外地发现屏幕里,那个被她打成负心汉的号码不止一次的出现在未接电话里。

     “是爸爸。”

     十年前进了谷家大门,那个叫谷凛的应该称之为父亲的人,没有给过她一点温暖和关心。

     她不止一次的怀疑过,他真的会是妈妈口中,爱她,疼她的男人吗?人家爱屋及乌,可是他丝毫没有过。

     反而,看到她的眼神大多是厌恶。

     所以她一直都有小心的避开他,久而久之,虽然他们同在一个屋檐下,彼此却不说话。

     俨然像是陌生人。

     可现在他居然给自己打了个五个电话。

     这意味着什么,他是关心她的是不是?

     谷嫣心中莫名的涌现一丝暖意,打断骨头连着筋,他们到底是父女,是最亲的人啊。

     “爸爸,你知道我等你的关心等了多久吗?”

     紧握着手机放在胸口,眼里闪着感动的泪花。

     你可知道只要你一句关心,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叮铃铃”

     门铃声不停地响着,谷嫣惊得怔了一下,擦干眼角的泪,心想可能是陆良宵出去时忘了拿钥匙。

     快步跑下来,打开门的刹那谷嫣一下子愣住了,前面站着的居然是两个穿着警察制服的男人,看到她就亮出了他们是警察的身份,谷嫣心里不禁“咯噔”了一下,她犯什么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