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什么时候跪下就吃饭
    一把夺过谭欣手里的戒尺,谷嫣一把折成了两半,“从今天起,我跟谷家一刀两断。”

     “你,你,你真是要气死我你…”谭欣一口气上不来,跌坐在沙发上,陈妈赶紧过去,“太太别气,这丫头今天我早看出来她是只白眼狼,现在走了也好。”

     “就是啊。忘恩负义的东西,如今翅膀硬了就想跑了。”

     每次自己被欺负都有那么几个落井下石的老妈子,谷嫣早就已经习惯了,现在,她一定要一鼓作气的离开谷家。

     想着,快步往楼上去了。

     “都给我闭嘴!”谭欣冷眸一扫,两人都不敢说话了,低着头,“去,把她给我锁起来,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能见。”

     “是,太太。”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屋子里刚打开行李箱准备收拾东西的谷嫣,看到房门猛然间被人关上,跑过去要打开已经来不及。

     在谷家,她的房间是最特殊的,没有反锁的功能,因为这一点,她从小到大没少没关在房间里过。

     不给吃不给喝也是常有的。

     只是这一次,他们真的还要这样么?继续让她毫无尊严的屈服在谭欣的淫威之下?

     不,绝不。

     她已经受够了他们的欺负,侮辱和谩骂。

     她也是谷凛的女儿。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啊……”拼尽全力地拍打着紧闭的房门,谷嫣竭斯底里的大喊着,声音穿过门缝,幽幽传了出去,飘荡在谷家楼上下,很是凄惨。

     “什么时候她肯给我跪下,就给她饭吃。”

     “是,太太。”

     “我就是见不得她那咄咄逼人的样,好似外面谷家欠了她似的。”谭欣狠狠地剜了一样谷嫣的房间,怒火中烧,“还敢欺负我的女儿,凭你也配?!”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啊…放我出去…”

     响亮的敲门声伴随着谷嫣高喊的声音,一阵阵的在客厅里震荡,有的怨毒,有的同情,有的怜悯…

     却没有人敢在谭欣面前求情。

     在谷家,谷嫣就谭欣母女的眼中钉肉中刺,谁都不会愿意为了这颗钉子丢了饭碗。

     也不知道叫了多久,谷嫣的喉咙哑了,手也拍的疼了,红了大片,此刻无力的滑落在地上。

     尽管已经咬牙坚忍,眼泪还是滚落了下来。

     手痛,喉咙痛,心更痛。

     在这个世界上,她想除了妈妈再也不会有人疼她了。

     她好怀念十年前的日子,虽然是她和妈妈两个相依为命,生活拮据,可是没有这样多的痛苦和眼泪。

     要不是一场病夺走了母亲的生命,也许她后来就不会来到这个冷漠薄情的谷家。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啊。”

     靠在门上,谷嫣的头一下一下的撞着门,做着最后的挣扎。

     既然他们都那么厌恶自己,为什么不能让自己离开呢?

     难道说是因为害怕以后没人可以欺负么????

     谭欣,你最好这次就把我折磨死,要是能去见到妈妈,我会感激你的。

     “总算安静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