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 故人归(1)
     车子熄火的时候,一股凉意才突然间泛上来,面前的车窗把三婶家的楼切割了一半,周遭弥漫着欲说还休的寂静。我说:“南音,真不好意思,本来答应你要请你吃饭,被那个王八蛋搅了局。”我并不是故作镇定,我真的镇定。膝头多少有点儿打颤并不能说明我怯场,我只不过是全神贯注而已,像少年时参加运动会那样,全神贯注地等待着裁判的发令枪。

     “姐,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惦记着这些小事情做什么?”南音担心地端详着我,声音都微微有点儿发颤。紧接着,在我想要下车的时候,我听见了她手心里手机的按键声。

     我“砰”的一声把车门重重地关上,吓得她打了个寒战。我狠狠地盯着她,“你在干什么?”我的声音听上去变得有些轻飘飘的。她软软地说:“没干吗——我,我给哥哥发条短信,要他马上回家来。”

     “你敢!”我厉声说,“绝对不行,不能让他回来——”

     “太晚了姐,我那个短信已经发出去了——”她故作撒娇地冲我一笑,可是没笑好,脸颊僵硬得像两块小石头。

     “别他妈跟我扮可爱,老娘不吃你这套!”我用力抓起了外衣,“下车啊,发什么呆?还等着我给你开门不成——才多大的人,就像长舌妇一样。”

     “喂,别那么粗鲁好不好呀?”她一边下车,一边冲我翻白眼儿,“你不要这么凶神恶煞的嘛,搞得像是要上去拼命一样。”

     我本来就是要拼命的。我在心里对自己轻轻一笑,骂这个小丫头两句,权当是热身了。

     他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我进门只能看到他的侧面。我并没有来得及和一脸担忧的三婶对视一下,就看见了他面前的茶几上那杯冒着热气的茶——是那杯茶让我火冒三丈的,于是我脱口而出:“你还给他倒茶做什么?三婶,你就该报警把他轰出去。”我能想象三婶那副手忙脚乱的样子,完全是出于本能反应才把这个人渣当成客人。

     “东霓。”三婶责备地冲我使了个眼色。这时候郑成功那个家伙居然从沙发后面探出了脑袋,慢慢地爬到那个人渣的脚边,毫无保留地仰着脸看他。他弯下腰把郑成功抱起来放在膝盖上,他居然,居然有脸当着我的面把他的下巴放在郑成功的小脑袋上磨蹭——他残留的胡楂果然逗笑了那个认不清形势的叛徒——岂止是逗笑了,郑成功简直是一脸的幸福。

     他终于转过脸正视着我,他说:“东霓,好久不见。”

     “少他妈跟我来这套,方靖晖,别用你的脏手碰我儿子。”我恶狠狠地看着他。

     “他也是我儿子。”他不紧不慢地看着我,“而且,你为什么告诉你们全家人他叫郑成功?我从来没同意过他跟你姓,我给他起的名字叫——”他一边说一边轻轻地用手指抚弄着郑成功的脸,像是预料到我会做什么,所以提前挟持了这个人质。

     算了,我还是不要发飙,不要动手,也尽量不要骂脏话,他是有备而来的,我不能自己先乱了阵脚。我咬着嘴唇,一言不发地走过去,从他手里拽着郑成功的两条胳膊,打算抢过来,他一开始还紧紧抱着郑成功不肯松手,这个时候三婶的声音焦急地从我们身后传过来,“你们不能这样,你们这样孩子会疼的——”像是在回应三婶,郑成功就在这时候“哇”地哭起来。于是那个人渣脸上掠过了一丝恍然大悟的不舍,把手松开了。我就趁着这个时候,用力地拎着郑成功,把他拖到我怀里。有什么要紧,反正他已经觉得疼了——我生他的时候受的苦比这多得多,这点儿痛不够这个小兔崽子还的。

     三婶走了上来,从我手里接过了郑成功,一边轻轻揉着他的肩膀,一边说:“不管怎么样,孩子今天留在我这里。有什么事情你们自己出去谈好了,家里人多,可能说话不方便。孩子有什么错儿?一点儿做父母的样子都没有。”

     “我没有任何话要和他谈。”我虽然是在回应三婶的话,眼睛却一直死死盯着他,“我离开美国的时候根本就没想再看见他——对我来说他根本就是堆垃圾,还是那种夏天最热的时候发臭的垃圾,成群的苍蝇飞来飞去,想起来就让我恶心。”

     他“腾”地站了起来,猝不及防地挡住了我面前的阳光。

     “我有话要和你谈。”他下意识地捏紧了拳头,“其实我不想在这儿说,可是只有找到这儿来才最有可能见到你——我要带我儿子走,就这么简单。”

     “你失业了对不对?”我斜斜地凝视着他的眼睛,一笑,“一定是被你的研究所扫地出门了。这个时候想起你儿子了,你是不是打算带他回去申请残障儿童补助啊?不靠着他你没法吃饭了?”毕竟做过夫妻,我比谁都知道怎样激怒他。

     他嘴唇都发白了,看他这副强迫自己不要爆发的样子真是有趣,“郑东霓,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卑鄙?”

     这个时候南音的声音终于插了进来,怯生生,但是清澈的,“你不能这么不讲理——是你自己不愿意要郑成功,姐姐才带着他回来的;是你自己嫌弃郑成功有病,才要和我姐姐离婚的,现在你说你要带走他,你也太欺负人了。”

     他惊愕地转过脸看着南音,“谁告诉你我们离婚了?谁告诉你离婚是我提出来的?你们是她的家人,自然什么都信她,可是我从来都没有在离婚书上签字,是她不愿意和我一起生活,是她一直要挟我,她带着孩子回家无非是为了——”他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迟疑。

     我一直都在等着这一刻。一直。他停顿的那个瞬间,我让自己慢慢地倒退,一,二,三,正好三步,我可以踉跄着瘫坐在身后那张沙发里,记得要做出一副崩溃的姿态,但是不能太难看。非常好,我跌坐下来的时候头发甚至乱了,多亏了我今天刚刚做过发型,残留着的定型啫哩功不可没,它们只是让几缕发丝散落在我脸上,却没有让我披头散发的像个疯女人。紧接着,在方靖晖犹豫着要不要说出下面的话的时候,在下面的话呼之欲出的时候,我抢在他前面,号啕大哭。

     “三婶,三婶——”我仰着脸,寻找着三婶的眼睛,“他造谣,他撒谎,他无耻——方靖晖你王八蛋——我什么都没有了,你还要来抢走我的孩子,你要把我的孩子带回美国去好让我见不到他。我才不会让你得逞,谁想把孩子从我这里带走,除非从我的身子上踩过去!所有的苦都是我一个人受的,都是我一个人扛的,别人有什么资格来骂我,有什么资格!去死吧,都去死吧,都是你欠我的,我就是要拿回来,都是你欠我的——”我用力地喘着气,心满意足地倾听一片寂静中我自己胸腔发出来的疼痛的、破碎的呜咽声。

     “东霓!”三婶跑过来,坐在沙发扶手上,一把把我搂在怀里,把我的头紧紧贴在她的胸口上,“你不要怕,不要怕。别这样,郑成功不会走的,你放心东霓,我们全家人一起商量,一定能想出办法——东霓,好孩子。”三婶一边轻轻拍着我颤抖的脊背,一边抬起头说,“不好意思,方——靖晖,你还是先走吧。今天这样什么话都没办法谈——而且我们全家人也的确不清楚你们俩之间到底怎么回事。”她一面说,一面急匆匆地抽了两张纸巾在我脸上抹,“东霓,不管怎么样,要冷静,我知道你心里委屈,三婶知道——”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我的眼泪变成了真的。因为我突然间想起了那一天,在我作产前检查的那天,准确地说,在我知道郑成功的病的那天——我看到那个医生的灰蓝色眼珠里掠过了一丝迟疑。我不甘心地问他我的孩子是不是一切都好,可是他只是对我职业化地微笑了一下,然后说:“你还是到我隔壁的办公室来,除了我,还有个专科医生在那儿,我看我们得谈谈。”那个时候我就知道有事情发生了,而且是很坏的事情。我笨手笨脚地抱紧了自己的肚子,郑成功还在里面轻轻地蠕动着——突然间,我的眼泪就不听使唤地掉下来,涌出来。慌乱中我又急匆匆地用衣袖去擦脸——我死都不能让那些医生看见我在哭……有谁敢说自己真的知道那是什么滋味?那种绝望即将降临又偏偏抱着一丝希望的滋味?那种恐怖的、狼狈的、令人丑态百出的滋味?我抓紧了三婶的衣袖,身体在突如其来的寒战中蜷缩成了一团。

     “你还不走啊,你满意了吧——”我听见南音勇敢地嚷,“你知不知道就在今年元旦的时候我大伯死了,我姐姐的爸爸死了,不在了——她好不容易才刚刚好一点儿,你就又要来抢走郑成功!你有没有人性呀!”

     为了配合南音这句台词,我把身子蜷缩得更紧了些,哭声也再调整得更凄惨些。

     三婶就在这个时候站了起来,“今天这个样子我看什么事情都谈不成,你还是先走吧。你们俩之间的问题我们也不好插手,可是我们家的人不是不讲理的,有什么话等大家冷静的时候再慢慢说。”

     “阿姨,不好意思,打扰您了。我会在龙城住一段时间,我把地址和电话留在餐桌上了。”他走过来,弯腰拾起他放在墙角的旅行袋,顺便在我耳朵边轻轻说了一句:“差不多就行了,别演得太过火。”

     还是那句话,毕竟是做过夫妻的,他也比谁都懂得怎么激怒我。我想要站起身来,飞快地把刚刚三婶倒给他的那杯茶对准他的脸泼过去。但是我终究没有那么做,因为我一点儿力气也没有了,我任由自己蜷缩在沙发里面,身体似乎不听使唤地变得僵硬和倦怠。最终我只是慢慢地挪到茶几那儿,把那个余温尚存的茶杯紧紧地握在手心里,我的手不知为何变得很冷。“姐。”南音很乖巧地凑过来,暖暖地摸着我的膝盖,“不要哭了嘛。那个家伙已经走了。”三婶如释重负地拍拍我的肩,对她说:“好了,你让姐姐自己静一静。”然后她站起来往厨房的方向走,“都这么晚了,不做饭了。我们叫外卖吧。南音,去打电话,你来点菜,别点那些做起来耗时间的菜,要快点儿,你吃完了还要回学校。”

     南音也站起身来,她软软的声音变得远了,“什么菜算是做起来耗时间的?”三婶叹了口气,“还是我来点吧——看来我真的得开始教你做菜了。”“好呀,我愿意学。”“算了,”三婶的语气又变得恨恨的,“我把你教会了,还不是便宜了苏远智那个家伙?”

     有个人站在我的面前,慢慢地蹲下。他的手轻轻覆盖住了我握着茶杯的手,于是我不由自主地把那个杯子握得更紧了——我们俩在这点上很像,都是从很小的时候起就有这个习惯动作。其实我知道他什么时候到的家,就在我看见他铁青着脸,悄无声息地进门的一刹那,我就决定了,我绝对不能让方靖晖说出那些事情,我绝对不能让西决听到那些事情。尽管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可是我管不了那么多。人的意志有的时候真的是很奇妙的。就因为我下定了决心,演技才能那么好——我平时是个很难流出眼泪的人,打死我我都不见得会哭。

     他伸出手,他的手指轻轻划过了那些面颊上眼泪流经的地方,然后对我笑了,“人家邻居会以为我们家在杀猪。”

     “滚。”我带着哭腔笑了出来,“你脏不脏啊,就这样把你的手偷偷往靠垫上抹,别以为我没有注意到。”

     “滚!”他恼羞成怒的表情又一次出现了,接着他说,“你的热带植物,和我原先想的不大一样。”

     我心里一颤,胡乱地说:“不一样又有什么要紧?反正这个世界上的人渣是千姿百态的。”

     “真的是你先提出来离婚的?”他静静地问。

     “真了不起,”我瞪着他,“才跟人家打了一个照面你就倒戈叛变。”

     “是不是你?”

     我也直直地回看着他的眼睛,说:“不是。”我真的不明白,人们为什么都想听真话,或者说,人们为什么总是要标榜自己爱听真话。真话有什么好听的?真和假的标准是谁定的?

     “那么他为什么要来带郑成功走?”他呼吸的声音隐隐地从我对面传过来。

     “他说什么你都信吗?”我烦躁地低下头,喝了一口手里那杯冷掉的茶,突然想起也不知道那个人渣之前喝过它没有,一阵恶心让我重重地把杯子放回桌面上,“嘴上说是要回来带郑成功走,谁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他那个人城府深得很,打着孩子的幌子无非就是为了骗你们。你是相信他还是相信我?”

     “我当然相信你。”他静静地说,“我只信你。”

     西决,信我就错了,你真不够聪明,其实你从小就不像大人们认为的那么聪明。可是你必须信我,你只能信我,因为如果你不相信我了,我会恨你。就像恨方靖晖一样恨你。方靖晖永远只会拆穿我,只会识破我,只会用各种看似不经意的方式让我觉得自己很蠢,提醒我我配不上他。可是西决,你知道吗?若你不能变成方靖晖那样的人渣,你就永远都会输。就永远都会有陈嫣那样的女人一边利用你,一边以“感激”的名义瞧不起你。其实我也瞧不起你,即便我有的时候是真的很怕你,我也总是瞧不起那个永远忍让、永远不懂得攻击的你。不过西决,我不允许你瞧不起我。

     这时候,门铃响了。

     “送外卖的这么快就来了?”三婶有些惊诧地探出了头。紧接着,南音欢乐的声音大声地穿透了整个客厅,“爸爸,爸爸——妈,爸爸回来了。”

     西决立刻站了起来,“三叔。”

     三叔笑吟吟地拖着他的旅行箱迈进来。箱子底部那几个轮子碾在地板上,发出敦厚的声响。三婶惊讶地看着三叔,“哎呀,不是明天早上才回来吗?”

     三叔一边松领带,一边说:“多在那里待一晚上,无非是跟那帮人吃饭喝酒,没意思。不如早点儿回家。我就换了今天下午的机票。”然后三叔转过脸,对南音说,“晚上该回学校去了吧?一会儿吃完饭,爸送你。”

     “出差有没有给我带好东西回来呀——”南音嬉皮笑脸。

     “我这什么脑子!”三叔自嘲地笑,“西决,帮个忙。有几箱苹果现在在楼下电梯口堆着,那些苹果特别好,人家说是得过奖的。我手机没电了所以刚才没法打电话叫你下来。赶紧搬上来吧,别让人偷走了。”

     “这就去。”西决愉快地答应着。

     “我就觉得我今天该回来,果然,大家都在。”三叔笑看着我,愣了一下,目光一定是停在我通红的眼睛上,“东霓,你怎么了?”

     “问那么多干什么?你管好你自己吧。”三婶就像在和一个小孩子说话那样,“赶紧把箱子拉到房间去,别忘了把脏衣服分出来啊。”接着她像突然想起什么那样,冲着南音说,“南音,给那个饭馆打电话,再加两个菜,我之前没想到你爸要回来。要那个,什么豆腐煲,再来一条鱼,都是你爸喜欢的。”

     “妈,你刚才还说,这都是耗时间的菜。”南音嘟起了嘴巴。

     “叫你点你就点,”三婶笑着嗔怪,“你没听见刚才你爸说,他等会儿送你去学校,晚点儿怕什么,怎么不知道动脑子呢——”

     “三婶,我去洗个脸。”我站起来,走到卫生间里去,关上门,我打算在里面待得久一点儿,因为我知道,要给三婶多留一点儿时间,她可以关上卧室的门,原原本本地跟三叔描述一番今天方靖晖那个人渣来过了,然后轻言细语地叮嘱三叔千万别在饭桌上跟我提起这个,因为我刚刚天崩地裂地大哭过,再然后他们俩一起叹气,感叹我一波三折的命运。我能想象,程序一定会是这样的。幸福的人们需要时不时地咀嚼一下不幸福的人的凄惨,是为了心满意足地为自己的幸福陶醉一番。我狠狠地咬了咬嘴唇,把冰冷的水拍在面颊上。我没有丝毫贬义,只不过是就事论事。

     南音元气十足的声音打败了水龙头里奔放的水声,她听上去是毫无顾忌地打开了三叔三婶卧室的门,“妈妈,我们寝室有个女生家的狗生了一窝小宝宝,她说可以送一只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