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姐弟(2)
     “从那以后,我就总是在心里面跟自己说,我一定要做到所有答应过弟弟的事情。就算有些事情弟弟永远都不明白,我也不可以不守信用。现在,我们离开了外婆,来到了姑姑家。姑姑家很好,比我们家大得多,也漂亮得多,可是弟弟只剩下我了。我要对弟弟好,因为我爱弟弟,也因为在这个新家里,弟弟只能相信我。”

     我看到这篇倒霉的作文的时候正好在店里,和三四个服务生一起准备开门。雪碧兴冲冲地跑来找我,告诉我她考得不错,这篇作文拿了从未得过的高分。可是看着看着,我就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只好握紧拳头砸了砸沸腾的脑袋,“你开什么玩笑啊!”我难以置信地冲她嚷,“你平时在家里自己和那只熊过家家也就算了,你考试还要编得这么有鼻子有眼睛的,你觉得很好玩是不是?还没开学呢,你所有的老师都知道了你有个脑筋不好用的弟弟,她是看你可怜才给你这个分数你懂不懂?这下你在你们学校说不定都要红了,我看你到时候怎么圆谎——”“我没撒谎,”雪碧固执地瞪着我,“不信你仔细看一遍,我从头到尾都没说过弟弟是人类。”“可是你说了弟弟会说话,还说什么不会很多词但是语调像蜡笔小新……老天爷,”我眼前闪过了她拿着那只熊给南音表演木偶戏的片段,“所有正常的人类都会以为他是个活人,等到大家知道你嘴里的弟弟不过是个没有生命的布娃娃的时候,要么觉得你神经有问题,要么都会笑你撒谎……”“弟弟不是没生命的,你才没有生命呢!”她小脸憋得通红。我惊愕地停顿了一下,这怕是她头一回这么激烈地顶撞我,“你知不知道你在和大人说话?不可以这么没礼貌的!”我本来还想说“别忘了你现在在花谁的钱在依靠谁活着”,可是终究觉得这么说了就太没有风度了。“可是你不能因为弟弟是玩具熊就说弟弟没有生命。”她语气软了些,仍旧直直地盯着我的眼睛,“我写的事情是真的发生过的,那天我回家晚了,弟弟就是一直一直坐在那里等着我。我没有瞎编。”“它本来就是个没生命的玩具熊,它根本就不是在等你,你把它放在哪里它就会一直在哪里待着,因为它不会走不会跑,这是所有的正常人类都知道的事情……”“不对,我不管别人怎么说,弟弟就是活着的,就算他不会走不会跑他也是在等我!”“你好有种哦,雪碧,”我自己都快要笑出来了,“你的意思是所有的人都是错的,只有你一个人是对的?”“我没有那么说,我的意思是所有的人都是对的,我一个人就算不一样,也可以是对的。”

     “你是跟我抬杠,还是真的脑子有问题啊?”我困惑地看着她倔犟的脸。

     “反正弟弟就是有生命的。”

     “都跟你说过了,有没有生命这回事,标准不是你说了算的。”我不耐烦地把她的考卷丢在桌上。

     “那么到底是谁说了算的?凭什么我说了就不算?”

     这个时候我们俩都被身后突如其来的一个声音吓了一大跳。那个阴魂不散的冷杉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冒出来,手里托着满满一摞碟子,大声地说:“说得好呀,雪碧你太厉害了,这是本体论,你明白吗?我是说你刚刚问的那个问题……”

     我火冒三丈地转过脸去,“这儿没你什么事儿,干活儿去!”

     “知道了。”他一脸无辜,还忘不了回头和惊喜地望着他的雪碧交换一下眼神。

     “冷杉,冷杉你过来帮忙呀——”角落里那三个服务小妹此起彼伏地嚷,正式开张了以后我才发现,这个冷杉我算是用对了,只要他来上班,店里那些小丫头们个个都像打了鸡血那般神采奕奕、如沐春风的,总喜欢在他眼前晃来晃去——这种兴奋自然而然地影响了她们和客人说话时候的表情和语气,所以我亲爱的顾客们总是说:“这家店的服务态度不错。”真不明白,如今这个社会不是要比我20岁左右的时候开放很多,或者说下流很多么,为什么这群小姑娘个个都像没见过男人似的……我成天跟她们说:“不懂得端着一点儿的女人统统不是上品,尤其像你们这些本来就资质平庸的姑娘,若是还不知道稍微有点儿架子,看在男人眼里更是多添一分贱——”可是有什么用?全当是耳旁风,还总是嬉皮笑脸地跟我说:“东霓姐,现在时代不同了。”就好像我是从晚清过来的。更可恨的是,那个叫茜茜的家伙为了卖乖讨好我,还冲她们说:“你们也不能那么说,东霓姐那么有经验,你们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我倒抽了一口冷气,非常冷静地看着她,“你他妈说谁是老人?没错我今年三十岁了,那又怎么样?碍着你什么了?你今年几岁?你得意个屁啊!你的三十岁转眼就来了,到那个时候我看你还有没有脸说别人是老人。”她满脸通红,不知所措地望着我,身边那几个姑娘全都讪讪地对望了一眼,脸上露出的都是看好戏的神色。我转过脸去冲她们道:“干活儿去吧,那么多杯子都还没洗呢,我老人家一把老骨头,全靠你们这些八九点钟的太阳来做体力活儿了!”

     一时冲动之下,我真想炒了那个茜茜,可是静下心来想想,还是算了。她干活儿还算踏实。再加上,她家里还有个总是跟她伸手要钱的老爸。话说回来,这个倒霉的夏天里唯一一件顺利的事情,就是我好不容易开张的店,生意还不错。

     “姐姐,我们过五分钟就到了——”电话里南音中气十足的声音足够让我耳膜穿孔,“一共有十六个人,我们是专门来帮你热场子的!”

     暑假到了,她的夫君回到了龙城。她近水楼台地选了我这里做据点,说是要和高中同学聚会。其实谁还看不出来她那点儿小心思——她要扬眉吐气地向过去的老同学们正式宣布她重新收回了对苏远智的主权。我坐在吧台后面,看着我家南音很有风度地照应完了这个,也不冷落那个,还非常尽职尽责地偶尔换换位子以便和几撮不同的人都能聊天——不错,我家郑小兔越来越出息了。相形之下,苏远智要安静得多,沉默地扮演“战利品”的角色。他显然有点儿不适应那个总是在他面前装傻撒娇的南音突然之间变得如此得体。

     西决在他们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哄笑声的时候,坐到了我的身边。

     “风水轮流转,也轮到咱们南音抖起来了。”我对他说,“昨天我还建议她把那个什么端木也一并约来,真可惜,不然场面更好看。”

     “你们这些女人都是唯恐天下不乱。”

     “我听见‘端木’那个姓就火大——拽什么拽,又不是武侠小说。”我瞟了他一眼。

     “这个店开起来,你会不会太累?”他显然是没兴趣点评武侠小说一般的姓氏。

     “不然能怎么样?”我叹了口气,“还好三婶肯帮忙,我每次把郑成功放在她那里她都看成是理所当然的。其实越是这样,我越不好意思——可是我又能怎么办?”

     “辛苦你了。”他淡淡地说。

     “多谢关心。”我冲他做鬼脸。这个时候,我们都听见了南音和冷杉的欢呼,南音尖叫道:“唉呀,冷大帅哥,怎么是你啊……不会吧,你到我姐姐这里来端盘子,我姐姐面子真大!”

     “那个雪碧还要在你这儿住多久?”他完全不理会满室的喧嚣,“你一个人哪儿照顾得过来这么多人?她父母到底干什么去了?”

     “你今天怎么那么多问题啊?”我摇晃着面前的杯子,不看他。

     “我都不知道能替你做什么。”他对我一笑,“我原来以为雪碧只是在你这里暂时待一段而已。所以我原来想着,我晚一点儿结婚,至少等雪碧走了以后再办婚礼。这样在雪碧还在这儿的时候,我还能有多点儿的时间帮你的忙。”

     “算了吧。”我慢慢地注视着他的脸,“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至于什么时候结婚,不是我说你,你哪能做得了江薏的主,她不过是在我们家的人面前给你面子而已,到时候她有的是办法让你听她的。我早就告诉你你惹上麻烦了,你还不信。”

     他垂下眼睛,盯着自己手上的钥匙看,“那个方……方……”经过一秒钟困难地搜索,终于说出来,“那个方热带没有再来为难你吧?”

     我乐不可支地拍了一下他的脑袋,“没有,我能应付得来,你放心好了。”

     “东霓姐,”茜茜拿着南音他们那两桌的单子过来,“算上刚才写的那两张,一共有四张了,放在一起吧?”

     “行。待会儿你算账的时候记得给他们打八折。”我从她手里接过那两张单,准备仔细看一遍。

     “开什么玩笑?”西决惊讶地说,“南音已经告诉所有人今天晚上你请客了,她也是头一回在你这里招待朋友,你让人过去算账该多难堪。”

     “我不管。我说了可以来我这里,我可没说我做东。”我冲他翻白眼儿,“咱们家的大小姐也别总是不食人间烟火好不好?她要撑面子我管不着,我没道理开这个先例陪她玩——八折已经是客气的了。”

     “你看南音今天多开心,你也知道她为什么要叫这些人来,她对钱本来就没什么概念——你不能让她在这种时候丢这个面子。”他冲我瞪眼睛,“都算我的好不好?我这个当老师的买单也是应该的。不过你千万别让南音知道,不然她肯定跟你急。”

     “也不知道这个死丫头是什么命。”我恨恨地说,“你能罩她一辈子吗?”

     “哥哥——哥哥——郑老师——”像是心电感应,南音的声音特别及时地响起来,“过来嘛,这么多暗恋你的女同学都想跟你叙旧呢……”

     “你快点儿过去吧。”我把他往吧台外面推,“省得她大呼小叫地把别人都吓跑了。”

     然后我一个人悄悄地绕到厨房,从后门走了出去。我们店的后门冲着一条很僻静的巷子,把门关在身后,稍微走几步,一切喧哗的声音就都听不见了。因为僻静的巷子一向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

     今晚的月亮,很好。

     虽然我从来不觉得那种光秃秃的、就像张煎饼那样拍在天空上的所谓“满月”有什么好看的,但是今晚的月亮非常安静,圆得一点儿都不嚣张,所以,很好。

     手机在我潮湿的手心里紧紧地攥着,我对着它发了一会儿呆,终于下了决心,还是拨了号码。

     “方靖晖。方靖晖,你不要装死,我知道你在,别用答录机应付我……”我的声音在一片寂静中听上去居然清冽得很,不知不觉地,就低了下来。我让自己的脊背靠在阴凉的砖墙上,我不知道那些砖头和砖头的缝隙间的青苔究竟生长了多少年,但是我突然间觉得,有它们不动声色地在旁边注视着我,我不害怕泄露所有的软弱。

     “方靖晖,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那个时候我不只是为了去美国才愿意和你结婚的。我只不过是不想那么快要孩子,可是你说这个孩子你一定要留着他,全都是因为你……你从来都没有真的相信过我,你从来都觉得我是在利用你……方靖晖,你根本就不会懂我吃过多少苦。我一个人漂洋过海,我离家那么远,你瞧不起我……”眼泪猝不及防地倾泻而出,我语无伦次,自己都不大清楚我究竟在说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逼我?你胃疼的时候我整夜整夜地陪着你熬过去你都忘了么?是不是你以为那些都是假的?是不是你以为那些都只不过是为了绿卡?没错,我这辈子的耻辱已经那么多了,可是那并不代表你可以随便再捅我一刀……”

     电话那边只有呼吸声。然后他很勉强地说:“别这样,你用这套方法骗过我很多次,你别以为,你别以为……妈的,东霓,别哭。我求你别哭好吗?我受不了。你问问你自己,我们两个变成今天这样,是谁先挑起来的?是谁先把谁当成仇人的?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呀,东霓?”

     “我不知道。我就是不知道我现在到底在做什么。”我发誓,这句话是真正地发自内心,百分之百。

     “那你回家,好不好?我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你,我,还有孩子,我们三个人一起……”

     “不好。”我斩钉截铁地抹了一把眼泪,“那根本就不是我的家,那都是你一相情愿幻想出来的家。跟我没关系。”

     “东霓,人不能太贪心。你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我至少知道我不想要什么。”所有的眼泪都争先恐后地凝聚在下巴上面,不过不要紧,夜色很重,没人看得见,“方靖晖,你最近好吗?”

     “很好。就是工作忙。我很想孩子,”他短促地笑了笑,“有时候,也想想你。”

     “江薏跟我说,你现在住的地方特别漂亮,打开窗子就能看见海。”我抽噎着,心里求老天爷保佑我这句话不会捅什么娄子。

     “哪儿有那么夸张,别听她的,不过是一起吃了顿饭而已,她哪里去过我住的地方?真的想看见海,还得走上二十几分钟呢。”他语气轻柔,就好像是在和一个小孩子说话。

     这么说,我真的猜对了,他们的确是见过面,就在江薏出差的时候。

     “好,再见。”我已经不记得上一次跟他如此和平地说“再见”是什么时候了。

     然后我看见冷杉的脸浮现在苍白的月光下面,他其实已经在那儿站了很久了,我知道的。他轻轻地问我:“掌柜的,你还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