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 本命法器
    星梦听到这句话,心里已然确定,今天他们几个是不小心她趟了这危险的浑水。以司马睿和猫耳岛主阴狠的性格,跟他们三人对战之后必定也会对他们几个下手。

     司马睿没有再说一句废话,手中光芒闪烁,就开始施展术法攻击对方三人。猫耳岛主也不落后,拿出自己的匕首在他们三人身后快速移动。他本身就是兽族的人,并且还是以速度快著称的猫族的天赋者,他用他的速度在背后偷袭着,时不时的就让三名岛主背后受了几道深深的伤口。

     在天赋者的对战当中,速度,力量,防御都是缺一不可的。虽然天赋者比拼的是术法的强弱和灵力的大小,但是如果本身的速度和力量不够,再高强的术法也没有施展出来的机会。也就是说,在打固体基础的时候就要把速度和力量练好。

     而司马睿和猫耳岛主很明显就是在固体时着重练习了速度,他们俩个的速度远远在另外三名岛主之上。而且那三位岛主年事已高,虽然发出的术法都很强大,但几乎打不到他们二人。

     一时间,因为天赋者的灵力比拼,地动山摇,海水也在咆哮着。一阵阵强大的威压袭来,星梦三人根本抵抗不住,纷纷趴在地上。就连小虎也是紧紧地抱住一棵粗壮的树,才不会被强大的灵力流动而震开。

     星梦艰难地抬头,看到远处的神秘男人。他的身上已经没有火在燃烧,但是他看来起来灰头土脸很是狼狈。他紧紧抱住一棵树的树干,脸上的表情惊恐万分,一点都没有元婴期老怪的样子。星梦内心一笑,觉得此人像一个单纯的大男孩一样,把自己的感受全都表现在了表情上,真是亏了他刚才能装那么久。

     当司马睿的一击火玄术打在了白胡子岛主的胡子上时,满脸皱纹的白胡子老头气急败坏。

     “你这个无耻之徒,居然烧我的胡子侮辱我!我定要你付出代价!”说罢,他一拍储物袋,手中光芒一闪出现一个神秘的黄符。

     他口中念念有词,用灵力催动黄符后,黄符急速飞向了司马睿的方向。

     司马睿的性格一向都是小心谨慎,当他看到白胡子岛主一脸的狠辣时,他心里大感不妙。这黄符看来不是什么普通的符咒,应该是白胡子岛主的保命手段。司马睿当即一掌打在自己的肩膀上,吐出一口鲜血。他一边跑向了猫耳岛主的方向,一边大喊着。

     “猫兄救我!这黄符不是我能抵挡的,猫兄你有什么法宝都请使出来吧!”

     司马睿的这声求救可不是白喊的,他早已经派人去兽族领地打听过了。听说兽族每一个高阶天赋者都会有保命的法宝,但一旦使用将会和敌人两败俱伤,无再战之力。司马睿这么做,就是为了逼猫耳岛主使出他的保命法宝。

     猫耳岛主一看,司马睿嘴角挂着鲜血,一脸的惊恐和狼狈。他的身后还跟随着一个神秘的黄符,上面画着他看不懂的符文。

     既然已经决定要奋力抢夺灵器,当然也要毫无保留,只是他没想到这么快就要把自己的保命手段使出来了。

     猫耳岛主一咬牙,从储物袋拿出一个圆形法器。这法器是兽族天赋者修炼的时候伴随着自身的本命法器,一旦本命法器自爆,就会将面前的敌人炸个粉身碎骨。但同时,因为本命法器的自爆,他自己也会身受重伤。只有安静修炼一段时间,本命法器才可以再次重筑。

     在那一瞬间猫耳岛主也没有想太多,眼看着黄符就在眼前,司马睿还跑向自己的方向。就算是为了自保,也只能使出本命法器了。

     他向法器输入灵力,并且脑海中给了它一个自爆的命令。他把法器朝着那三名岛主的方向一扔,法器瞬间爆炸开来。

     轰——!!

     爆炸声如九天惊雷瞬间落在天地间,法器的自爆使远近飞沙走石。猛烈的爆炸声不绝于耳,成片的树木接连不断地倒塌。

     在爆炸的中心,猩红的血液四处飞溅。三名岛主尸骨无存,只有地上留有的点点鲜血和破碎的衣服能证明他们曾经活过。

     星梦几人都被爆炸的气流震飞,幸好他们离的较远,而且法器的威力也不是对准他们。所以他们除了轻微的划伤,还没有受到什么致命的伤害。而那个神秘男人,虽然不会术法,但是毕竟一身修为强大,就算他被自爆波及,也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

     他现在的伤是在背后被司马睿和猫耳岛主打的那一击,他有些艰难地站起来,看向战场的中央。只见那里焦黑一片,腥味浓烈。司马睿和猫耳岛主震惊地难以平复,他们二人也没有想到自爆的威力居然会这么强。

     猫耳岛主张开嘴,狠狠吐出了一大口鲜血。他咳着鲜血,仿佛要把体内的血全都咳出来。他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打在身边司马睿的肩膀上。

     “司马兄,你快先把那几个小辈杀了,然后我们取了灵器就离开这座岛。发生这么大的动静,怕是有人会察觉。”

     司马睿听后,沉默一阵,随后深吸了一口气,眼中光芒一闪。

     他抬头盯着猫耳岛主,五官扭曲,露出一丝狰狞之色,一字一字地说:“猫兄,多谢你帮我铲除了这三个老家伙。等我拿到灵器,成就了一身通天的本领,我定会记得你曾经的帮助!”

     猫耳岛主面色苍白,他看着眼前面目全非的司马睿,这才觉得自己是受了他的利用。

     “难道你连我也要杀!”他目露恐惧地说。

     “怪只怪你太贪了,这种绝世罕见的上品灵器,居然还想自己拿到手!你也不想想,我们天赋者追求的是什么?是金钱吗?是地位吗?都不是!我们天赋者所追求的就是无上的实力!这世间唯我最强的那种实力!看到如此强大的灵器,难道你以为我真的会拱手相让吗?”司马睿疯狂地扬天长笑。

     现在他觉得这个灵器已经是手到擒来,剩下的人已经不足畏惧。他掩饰不住自己内心的狂喜,面露疯狂之意,大笑着。

     但是这时候他们二人都没有注意到,一个速度极快,甚至是肉眼难以捕捉到的身影,正在快速地接近那不远处的七彩光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