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杀意
    看着眼前的这一切,星梦心里泛起万种情绪。

     她呜咽着,颤抖着身子,难以自已。

     她艰难地一步一步走到床前,离得近了,便更加清楚地看到了床上的人儿。她盖着被子,安静地躺在那里,素白色的被子上甚至没有一丝褶皱。

     星梦伸出颤抖地手,拿起塞在菀如嘴里的亵衣,她紧紧捏住这染血的亵衣,多么希望这一切都是一场梦。

     “不……这不可能!菀如……为什么……”星梦喃喃自语,企图能够逃避这一切。

     但那触目惊心的鲜血,如此地刺眼、刺心,如寒刀般一刀一刀刺着星梦的身体。一直不断提醒着眼前的这一切都是真的。

     她扔掉亵衣,双手轻轻捧起菀如苍白的小脸。

     那早已被泪水充满的双眼,让星梦眼前模糊一片。

     “菀如……我的眼前好模糊啊,我怎么看到你脖子上都是血呢?你的嘴唇为什么那么苍白?菀如,你快醒来帮帮我吧!我好像看不清一切了……”她轻轻拍了拍菀如的脸颊,想让她醒过来,可是她这样做却让菀如颈上的鲜血流得更多了。

     星梦很想欺骗自己,不想承认她听不到菀如一点点的喘息声;不想承认她听不到菀如的心跳声;也不想承认眼前看到的这一切景象。

     她看到菀如左手里还拿着那个如意结和一封书信。

     她缓缓拿起书信,打开。

     星梦,我遵守了我们的约定,我等到了你。

     如果不是你,我早就会在那天被那个畜生玷污的时候,就当场自杀了。

     可是啊,我在想,如果我死了,那岂不是等不到你回来了。我就算是死,也想见你最后一面啊。

     所以那天我,紧握着你的发丝,痛苦地承受了那一切。

     现在终于看到你平安归来了,我也终于能解脱了。

     我希望你不要为我做任何傻事,因为这一切都是我的选择。

     我希望你如意自在、随心所欲地活着……

     菀如绝笔。

     大滴大滴的眼泪掉在书信上,星梦小心地擦干,贴身把书信收好。

     她笑了,笑得有些疯狂。

     她看着菀如苍白的小脸,轻声说:“菀如,如果没有你,我如何能如意自在地活着。”她轻轻拨弄了一下菀如的秀发,“你别怕,我定会让那个畜生生不如死!你最后一次,再等等我。”

     星梦擦干眼泪,眼中满是疯狂。她转身气势如虹地跑了出去。

     她周身围绕着强大的内力,一路飞奔。正巧经过后门时,不远处有轻微的声响,侧耳一听,便听到一个非常急促的脚步声,正跑向无相堂后方的竹林。星梦心中一想,便转换了方向,朝着竹林加快了速度。

     临近竹林的入口处,她看到了那人。

     那人果然是护卫长文山!

     他带着一个小包裹,依旧身穿着那身轻甲,慌慌张张地奔跑着。

     星梦大喊:“文山!你这畜生,我要杀了你!”

     文山听后,吓得转头一看,竟是满身杀气的星梦。

     “不是我!不是我!我什么都没有干!”

     星梦的眼睛睁大,露出一抹冷光的同时,右手光芒一闪,立即出现了那柄陪伴多年的银色匕首。随着星梦迈着大步前进,匕首也随同着直奔文山而去。

     在文山措不及防之下,那匕首正中他的小腿,他惨叫一声跌倒在地。他浑身沾满了泥土,狼狈至极。

     紧接着星梦一抚耳钉,瞬间出现数枚细长的无影针,此针韧中带刚,穿透力极强。

     无影针带着星梦的杀气,直逼近文山。晃眼间,文山已被无影针刺入了四肢,牢牢固定在了地上。

     躺在地上的文山,惊恐万分,本想求饶,但看着星梦充满杀气的眼神,心中一想。既然仇已结下,且难以化解!那么无论如何也要求得一线生机!便索性一咬牙。

     “我也是被逼无奈!我只是一个护卫,我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胆子!这都是叶少爷的吩咐!”

     星梦垂着头,一头秀发已散。她神色平静,将储物空间里的几十枚无影针全部拿出。

     “你不能杀我!我是听了叶少爷的吩咐,你不能杀我!!叶少爷不会放过你的!”文山眼中露出绝望,嘶声大喊。

     星梦似没有听到文山的惨叫声,她毫无迟疑,右手一挥,无影针瞬间刺入文山的全身各处经脉。

     文山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回荡在整片竹林里。

     星梦并没有将无影针刺入他的命脉,而是吊着他的一口气,但他的身体已废,经脉已断,从此只能是一个废人。有时候最大的痛苦不是死亡,而且求死不能!

     文山依旧痛苦的惨叫着,扭曲着脸,像一条死狗。但星梦视若无睹。

     星梦的身影站在那里,有些孤独和悲凉。低头间,能看到她的眼底闪过一丝恨意。

     “叶安,下一个,就是你!”

     说话间的那股狠辣之意,连星梦都没有察觉到。

     星梦虽已经被怒火烧得有些失去理智,但她并不傻,她明白她不会是叶安的对手。她慢慢调整好呼吸,从储物空间里拿出清水清洗了一下手中沾染的血,将衣服和头发都整理好,平静地走回了无相堂。

     与此同时,无相堂的上空中出现了一个身穿黑色长衣的女人,她有着绝美的脸庞,如同绝世佳人。

     她从衣袖里伸出了一只,如同妙龄少女般白皙细嫩的手。但她的眼神中却有着无限的沧桑,还透着一股难言的邪气。

     转眼她便来到了菀如的房间,她看着床上的女孩儿“咦“了一声,思索半响。

     她抬起手,结起一个复杂的手印,向床上的人一指,菀如的周身立即出现了一个蕴含着庞大灵力的阵法。此阵法之玄妙,就算是叶安在此,也定会疑惑。

     神秘女人施法结束后,她轻轻一闪身,离开了无相堂,这一过程无任何人察觉到。

     星梦走到大堂前,看到叶安正在看着书,好像一夜未眠。

     星梦眼中一闪而过一丝厌恶。

     “你要的制作图纸。”星梦轻抚耳钉,手中出现那个厚厚的兽皮图纸。

     叶安皱眉,有些不解。明明一个时辰前还对他冷眉横对,但现在看他的眼神却如此地平静。

     虽然心中有疑,但叶安还是伸手准备接过图纸。

     在叶安伸手的一瞬间,星梦额头突然出现了星芒。她左手结起一团光束,正是星族独门术法——极光术。

     这团光束急冲着叶安的心脏而去。

     电光火石间,叶安如同早就察觉到一样,用手臂挡住了星梦的极光术。在闻东的手中如此强力的术法,到了星梦手中居然毫无用处,对叶安甚至没有造成一丝的伤害。

     叶安有些惊奇地看着星梦额头上的星芒,好像第一次见到。但他依旧从星芒里感受到了一股非常强大的力量,而且那道星芒居然让他有些无法直视。

     星梦看突袭并没有成功,一咬牙,脸上露出玉石俱焚的表情,右手一翻,那卷兽皮纸居然变换成了无影针。她把内力围绕在无影针的全身,手指一捏,狠狠扎入叶安的脖颈。

     但没想到,原本能透穿整个脖颈的无影针,仅仅进入了一毫米。

     叶安低哼一声,全身充满内力,无影针被弹出,星梦也被气流所波及,向后急退了数米。还没站稳,星梦弯腰吐出了一口鲜血。过了一会儿,她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站稳,并且还艰难地挺直了腰背。

     外面的护卫听到声响,刹那就聚集起来,用长剑指着星梦,把她团团围住。

     “你们先退下。”叶安的声音有些冰冷。

     护卫们把剑收起来,站到了一旁。

     星梦看着叶安目光凶狠,充满杀意。

     死有何惧!反正我已经一无所有!如果我现在因为打不过叶安,怕死才退缩的话,那我就不是我了!我也不配当菀如的亲人!可惜仇人就在眼前,但我却不能对他造成一点威胁!我真是太过弱小!

     此刻的对立,令气氛变得很寂静,护卫们也不敢出声,站在一旁左看右看。

     叶安冷冷地盯着星梦,眼里有着浓浓地失望。

     “你要杀我?就凭你这个弱小的低级天赋者?真是不自量力!”

     他人或许察觉不到,但星梦感受到叶安的话语带着强烈的内力冲击,让星梦有些摇摇晃晃站不稳。

     “就算是弱者,也有报仇的权利!”星梦一字一字艰难的说。

     “报仇?”

     “你别装了!菀如已经死了,所以死无对证了是吧?你养的狗做了什么事情难道你会不知道?”星梦大喊。

     星梦捂着胸口走向叶安,手里再次拿出一个无影针,运起仅剩的内力准备再次刺入叶安。

     叶安随意的一甩袖,整个房间狂风呼啸,吹动了星梦的长衫。她面色苍白,但动弹不得。

     叶安的威压铺天盖地朝星梦袭来,星梦感觉心脏被一只无形的手握紧,痛苦万分。她的嘴角一片鲜红,牙龈也因为太用力而溢出血丝。她手中死死捏着那枚无影针,心中依旧不想放弃刺杀叶安。

     虽然承受着叶安强大的威压,但星梦依旧没有痛呼一声,死死咬着牙,颤抖着站在那里,坚持着。

     “这就是你和我的区别,想杀我,你还是再练一百年吧。”叶安淡淡的声音回荡。

     四周安静一片,护卫们的目光都凝聚在星梦身上。

     叶安再次一甩袖,星梦的束缚被解开,瞬间她就被冲击到了门外。星梦捂住胸口,终于还是忍不住,再次吐出了一地鲜血。但她的目光依旧是那么倔强,杀意浓浓,并且绝不屈服!

     “我给你十年时间让你杀我,如果你有那个实力的话。”他说,“现在把制作图纸给我,你就可以带着你朋友一起滚了!”

     也许对叶安而言,星梦就是个蝼蚁,只是一个可以随意玩弄的猎物。所以不论是杀,还是放,都对他没有任何的区别。他现在只想看看这只稍微有点骨气的蝼蚁,以后会成长到什么地步。

     听了叶安如此轻蔑的话语,星梦虽然心有不甘,但不得不承认,她连和叶安同归于尽都做不到,又何谈为菀如报仇!星梦内心屈辱,但为了复仇,她今天只能选择把制作图纸给叶安。

     虽然星梦的身体剧痛地难以承受,但她还是摇晃着起身。她衣衫破损,狼狈至极地一步一步走出了这个囚禁她五年的无相堂。

     叶安,今天你没有杀我。那么他日,就别怪我会亲手取你性命。

     叶安看着星梦的背影,脑海里突然响起很多年前,一个瘦小的女孩儿对他说过的话。

     “哪有父亲不爱子女的,他心里一定很爱你。”

     “如果你父亲不相信你,那你就要更加努力让他认可!”

     “你要对自己有信心,你一定可以。”

     “如果下次有机会的话,我再陪你一起看雪吧!”

     ……

     叶安低声,不知是对谁说:“如果下次,还有机会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