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第4章 加入轮滑社
    刺激!

     场下所有人的肾上腺素都加速分泌,有些人的嗓子都已经喊哑了,手也拍的有些微肿,但仍然挡不住我们心中的火热。

     两人中的一个再次躺下,十三人!四米五的距离,再算上高度,也就是说,他得跳够五米才行。

     这是一个身材矮小的学长,即使穿上轮滑鞋,他的身高也没有超过一米七,但是他要挑战的却是等同他三倍身高的距离。

     这一次他从之前起跑的位置后退了五米左右,低头深吸一口气,再次抬起头时,眼神之中已满是勇往直前的气势。

     起跑加速,如同火箭发射一般急速窜出。

     在他起跳的一瞬间,时间在我眼中仿佛变慢了许多,他的双手缓缓张开,双脚后翘,呈拥抱天空的姿势。

     刹那间,我以为他已经飞向了蓝天,他脸上那自由般的笑容深深感染着我。

     那一瞬间我就明白了,这才是我想要的轮滑,无拘无束,自由翱翔。

     在一阵惊呼声中,我回过神来,舞台中的人已经全部退去,但今天的轮滑表演似乎还没有结束。

     我看到几个人拿着个桶在地面上倒出许多透明液体,我挺着鼻子仔细嗅了嗅,是汽油!

     (他们这是要做什么?难道跳人还不够,现在改跳火了吗?)

     我想当然的认为着。

     来了!

     同样的起跑距离,同样的加速方式,但这一次,却不是跳,因为地面上的汽油并没有被点燃。

     正当我不解之时,他做出了一个我从来都没有见过,甚至连想都没有想过的动作。

     只见他单脚离地,整个人侧躺着横向漂移了出去。

     他着地的那只脚同样是横着,鞋下的四个轮子同时和地面摩擦,发出点点耀眼的火光(后来我才知道那种轮子叫火石轮,就是在轮子中镶嵌着许多打火石)。

     当看到这种情景的时候,我已经隐约感觉到了之后要发生的事情。

     果不其然,在他漂移到洒汽油的地面时,火焰骤然窜起。

     就这样,他整个人带起一道火墙冲了过去。

     连带着他的轮子也着了起来,当真可谓是脚踏风火轮啊。

     台下原本已经沉寂的气氛,随着火焰的点燃,再度高涨起来。

     不过,那仅仅只是开始,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学长们可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他们用不同的动作朝着火墙飘逸过去,每一次的飘逸都能熄灭一段火墙。

     直到那最后一点点火星熄灭之后,所有穿着轮滑鞋的学姐学长重新回到舞台中央站成一排,完美谢幕。

     回到宿舍之后,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还在回想着学长们那精彩到令人惊艳的轮滑演出,原来这才叫轮滑。

     我终于明白了现在的生活中所缺少的是什么,那就是对自己梦想的追求。

     那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梦见自己穿着轮滑鞋在宽阔的马路上飞驰,速度不断加快。

     也不知滑了多久,我突然感觉身体一轻,竟是飞向了空中,越飞越高。

     我低头俯瞰大地,川流不息的车流,熙熙攘攘的人群,高耸林立的高楼大厦。

     我张开双手,眼睛微闭,享受着阵阵扑面而来的清风,微笑不自觉的出现在我的脸庞。

     这个梦是那么的真实,真实到让我不愿意醒来。

     第二天中午,在去食堂吃饭的途中,我发现路的两边搭建了许多小帐篷,在路中间还有许多在发传单的学长们(在我的印象中,没穿军训服的都是学长)。

     “同学你好,轮滑社纳新,了解一下。”一个学姐迎面向我递了一张传单。

     “我要加。”我接过传单,并没有在意手上的东西,而是定定地看着她,意图很明显。

     “那你跟我来先填一张表。”学姐看到我这个样子显得很高兴,拉着我就走到了轮滑社的帐篷下。

     看着桌子上那摆满的证书和奖杯,我激动不已,这都是学长们努力的证明,也是对他们的肯定。

     “你是来加轮滑社的吧,先把这张表填了。”学长看了我一眼,微笑着将一张A4纸放在我面前。

     我看着那张表,内容很简单,只需要将姓名、电话、专业班级填上就行了,上面还有其他人的名字。

     飞速的填完表,我又瞥了眼学长手上的那几张表格,全部都写的满满的,看来今年加社团的人还挺多,这下有的玩了。

     “写完了学长,还需要我做什么吗?”我将表格还给学长,问道。

     “你再交三十块钱的入社费就行了,这其中一部分会充当社团经费,一部分是要给你们做社员证用的。”学长一边看着我填的信息,一边耐心的解释着。

     “哦对了,这是咱轮滑社的群,你给加一下。”说着,学长将一张海报拿给我,食指指向了其中的一串数字。

     海报上画着的是一个人穿着轮滑鞋的背影,黑白色调,简单却又不失风度。

     背影的下方正是群号。

     拿出手机,才刚刚申请加群就有管理员同意了,接着便看到群里出现一连串的‘欢迎’。

     (这里的气氛真是好啊。)

     正当准备离开,我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再次折回,“对了学长,这轮滑鞋要在哪买啊?”

     “你看我这记性,忘告诉你了,明天下午我们会统一带着你们没有鞋的新生去买,具体时间群里会有通知的。”学长拍了下脑门,显得有些懊恼。

     “嗯,知道了学长。”

     (还要等到明天才能穿上轮滑鞋啊,真想今天就开始玩。)

     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下午又是无聊的军训,即便是到了晚上的拉歌环节,我都有些心不在焉,一心想着轮滑的事情。

     (昨天晚上那个学长穿着轮滑鞋飘逸过后带出一道火焰的样子真的好帅啊,我一定要学那个。)

     回到宿舍,我静静的躺在床上,仔细的回想着那天晚上轮滑社的表演,越想越兴奋,越兴奋越睡不着,就这样我竟然失眠了。

     什么时候睡的我已经不记得了,只是觉得自己才刚睡着,就被手机闹铃的声音给吵醒。

     “好早啊,再睡十分钟再起。”我看了看表,才六点,早操要六点半集合,不着急,继续睡!

     睡个回笼觉是件很舒服的事情,不过后果却很严重。

     一大清早,我顶着个黑眼圈就跑了出去,实在是不跑不行啊,再有一分钟就迟到了!

     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还好最后我踩着点赶到了,要不然肯定免不了被教官罚站军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