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第7章 平花,刹车
    为了穿上风暴这双鞋,我研究了老半天,之前从来没有穿过这种轮滑鞋。

     上网搜索了下,度娘果然是万能的,仔细的穿好鞋后,站起身感受了下,果然挺舒服。

     “还不错,出发。”

     独自滑行在校园的道路上,两边的梧桐树稀稀落落的掉落着枯黄的树叶,和那挂在树枝上的点点青绿形成先明的对比。

     路边的座椅上坐着一对对的情侣,在灯光的映衬下显得十分温馨。

     刚一来到轮滑场地,我就看到一个瘦小的身影从我的面前漂移了过去。

     他的脚成外八状,身体朝后倾斜。

     在漂出大概三米的距离后才猛然停住,不过这个时候他的身体似乎有些不稳,开始急速向后倾倒。

     不过接下来的一幕,真是让我永生难忘。

     只见他的肩膀快碰到地面的时候,整个身体如同弹簧一样,突然起身,之后又若无其事的继续着刚刚的动作。

     我赶忙滑过去,叫住了他,“学长,我想跟你学。”

     “可以啊,只要你有兴趣的话。”他抬头看了我一眼,笑着说道。

     “学长,我什么时候才能练到你那种程度呢?”我又追问道。

     “如果你一直坚持练的话,差不多一年吧,不过我得提前告诉你,学刹车刚开始就会很苦,入门比平花要难。”他听过我说的话之后,正色道。

     “嗯,我一定会坚持的。”我在心中暗暗决定着,“对了学长,什么叫刹车啊,还有你说的平花是什么?”

     “刹车的全名是平地花式刹停,简单来说就是在滑行的过程中使用各种不同的姿势停下来。平花又叫平地花式饶桩,桩就是在地面上放着的那些东西。平花和刹车都是分难度等级的。”他并没有因为我的无知嘲笑我,而是耐心的解释道。

     “那学长你刚才出的那个动作是啥等级?”我有些兴奋的问道。

     “我做的那个叫蟹八,是A级的,难度等级是按英文字母的顺序分的,最高A级,最低F级。”他在说出自己做出的是A级动做时,并没有丝毫显摆的意思,神色如常,“你也不用叫我学长,听着挺别扭,咱轮滑社的人只叫ID,以后你就叫我雨点吧。”

     “好的,我叫小院。那我现在应该练一些啥动作呢?”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开始练刹车了。

     “小院是吧,我记住了。你先跟着跳蚤去练,他现在负责教你们新生基础。”雨点指着不远处的一个男生说道。

     “好的,我知道了。”

     跳蚤我知道是谁,白天才带着我们去买的鞋,几步就来到他的跟前,“跳蚤学长,我想学刹车。”

     “叫我跳蚤就行了,想学刹车是吧,那你先跟我做一个动作。”

     跳蚤在我面前先跑了几步,接着左脚拉到右脚的后面摆平,两只脚呈垂直状,然后他的上半身开始向左脚上坐,左脚的轮子开始于与地面急速摩擦,发出“呲呲”的声音,没多远就停住了。

     “这个叫T刹,是每个人必须都要会的刹车动作,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停下来,你先试试。”跳蚤做完之后回到我旁边说道。

     (看起来挺简单的嘛,难不倒我。)

     我这么多年的轮滑也没白玩,对脚的掌控还是有些自信的。

     我同样跑了几步,按照跳蚤刚演示的那样,左脚后拉,身体下沉。

     整个过程虽然没有跳蚤那么流畅,不过也是稳稳的停了下来。

     “跳蚤,是这样吗?”

     “嗯,不错。看来你的基础挺好的,那接下来做前T。”

     跳蚤点点头,开始继续教我下一个动作。

     这次的动作看起来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跳蚤先是原地下蹲,当大腿与小腿的距离呈九十度的时候,左脚前伸,直到完全伸直,脚尖朝外,四个轮子全部着地。

     上半身也没闲着,跳蚤的双手向前水平伸出,腰也跟着向前倾斜。

     “这个就是前T的原地动作,你先摆一遍。”

     我看过之后,照模照样的摆出了前T的姿势。

     “不错,你先这样摆着别动,我做一遍你看着。”

     跳蚤再次跑出,做了一遍前T,整个过程和原地摆的动作基本一致。

     “做前T的时候,一定要先蹲的很低再出脚,出去的脚不要一下放在地上,让它轻轻的托着,与地面稍微接触就行,记住刹的越远越好。”跳蚤在教我的时候很有责任心,每一个细节都讲得非常清楚。

     “明白了。”

     我站起身,调整了下呼吸,开始照着跳蚤讲的一步步做。

     先蹲,再出脚。

     就当我将脚伸出去的时候,上半身突然不稳。

     “啪”的一声摔了下去,由于我在摔倒的时候下意识的用双手撑着,结果两只手掌当场就肿了,疼得我龇牙咧嘴。

     (原来练刹车一不小心就会摔啊,真是疼死我了。)

     在摔倒之后我没有立刻起身,坐在原地缓了会儿。

     “你没事吧?”跳蚤看到我摔倒之后立刻跑了过来。

     “没事,没事,缓缓就好了,嘶…”我急忙摆摆手,这一摆之后突然一股钻心的疼痛传到我的大脑皮层,忍不住的倒吸一口凉气。

     (看来不只是手掌,现在受伤最严重的是手腕才对,这下可真是丑大了。)

     我摸了摸手腕,自己又活动了下。

     (还好没有伤到骨头,只是扭伤,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在家的时候跟着我爸学过一段时间的按摩,所以这点常识性的判断还是有的。

     “真没事?”跳蚤看到我的神色有些异常,再一次关心道。

     “真没事,就是手腕有点扭到了,休息一会儿就好。”我缓缓起身,拍了拍裤子上的土,示意自己没事。

     “没事就好,练刹车的时候摔跤是常有的事,所以下次出来你一定要带着护具,把伤害降到最低。”跳蚤也看出我并没有多大事情,那微微皱起的眉头才舒缓开来。

     “我没有护具啊。”

     下午买鞋的时候一个店员还问我要不要护具来着,当时出于迷之自信,觉得自己根本都用不到那种东西,就没买。

     “我那还有双手套,明天给你拿过来用。”跳蚤微微思考了下,说道。

     “非常感谢。”虽说大恩不言谢,但基础的礼貌还是要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