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4.第24章 轮滑趣味赛(二)
    双方一直保持在同一水平线上。

     四十米,三十米,二十米。

     终点就在眼前,两边都在咬牙坚持着。

     十米!

     突然间,不知是何原因,汽院三人中的其中一人猛然失衡,连带着三人一起摔倒在地,这时离终点已是一步之遥。

     汽院一方观看的社员都是发出了一阵阵叹息声。

     “恭喜S-ZONE轮滑社获得第一项比赛的冠军,请参赛的三位选手前来领取你们的奖品。”桃子面无表情的宣布着本次比赛的结果,能听得出来,他们本校的队员没能得奖,桃子的心里还是比较失落的,只是没有表现的那么明显。

     刚比完赛,解开绑腿,山鸡和余温几乎是一瘸一拐的来到桃子跟前,站在中间的狂风倒是没有表现的太过异样,毕竟是全程保持不动,只是胳膊有些酸而已,并无大碍。

     桃子将纪念徽章一一颁发给三人,徽章上印着建大标志性的拱形大门,看起来很是精巧别致。

     在给三人颁发完奖品之后,桃子继续宣布着接下来的活动:“下面这个项目叫做急速送水员,八人一组,规则是用嘴咬住装水的杯子,过障碍,将水送到水桶里,桶中有一个乒乓球,限时十分钟,谁先将乒乓球溢出水桶,谁就获胜,如果在这十分钟之内没完成的话,嘿嘿,那么这一组的所有人都要受到惩罚。”

     就在桃子说话间,几人已是将三个水桶送到了特定位置,又在地面上摆满了桩。

     书生听着桃子那不怀好意的笑声,就知道如果在这十分钟完不成任务的话肯定没好事。

     不过当看到那三个水桶的时候,所有人都绝望了,这哪还是桶啊,简直就是盆!

     已经有人开始抗议了:“桃子,不带你这么坑人的啊,这么大的桶,用那么小的杯子,怎么可能在十分钟内全部装满,你要想让我们受惩罚就明说!”

     桃子见好多人都在抗议,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就将规则稍微改了下,“那就看三个组的水桶里水量的高低,最低的那个组接受惩罚,这样总行了吧。”

     现在这个规则还能说得过去,所有人也就不再抱怨。

     “那么你们就先自行分组,所有人都可以参加,如果有社团来的人不够八个的话,可以找别的社团去借,至于能不能借到就看你们的造化了,五分钟后比赛正式开始。”桃子把话往这一撂,就开始去组织自己社团的人,教她们该如何应对这种情况。

     “这次来了十二人,那多余的四个负责当拉拉队,至于怎么分就靠猜拳吧。”书生看着几人说道。

     五分钟后,所有组都已分好。

     全场一共有六个参赛小组,每三个放在一轮中。

     我们是第二轮上场的。

     随着桃子的口令,第一轮的比赛便热火朝天的开始进行着。

     看着他们一个个嘴巴上叼着装满水的塑料杯子,在躲避障碍的过程中,杯子中的水不断洒出。

     有时还会出现几个人撞在一起的情况,还有那些自己不送水专门给别人捣乱的人,是以到最后能装进水桶中的水少得可怜。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中,场面开始变得混乱起来,这已经不再是送水比赛了,而是看谁能保住自己的水不被别人破坏掉。

     “第一轮比赛结束,所有人退场,裁判人员上前检查各小组的最终成绩。”桃子的声音打断了已然挤到一团的三个小组。

     只见三个手拿直尺的人员走到桶的旁开开始认真测量起水位来。

     没一会儿就将记录的结果交到桃子手上。

     桃子拿着最后的结果,慢悠悠的拿起话筒开口道:“这轮比赛的最后一名是。”

     说到这里,桃子顿了顿,并没有继续。

     “桃子你真是太坏了,上来就说最后一名,还有没有人性!”

     当有人开始抱怨时,桃子这才迟迟的说道:“最后一名是交大的9.8cm,第二名是建大,10.6cm,获得第一的是白鹿原联合学院,13.5cm。下面有请交大的朋友前来准备受罚。”

     书生仔细的盯着桃子,想看他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桃子没有让书生失望,伸手不知从何处拿出来一个茶瓶,接着又在自己面前的桌子上整齐的摆放了八个塑料杯子。

     带着让人不可捉摸的笑容,桃子缓慢的打开手中的茶瓶,给那八个塑料杯依次的倒上。

     出现在塑料杯中的不明液体到底是怎样的颜色啊!

     墨绿中透着一抹鲜红,还不时有着气泡浮现在表面不停的翻涌。

     剑已到弦上不得不发,交大的八人颤抖着,将面前装着不明液体的塑料杯拿到鼻子前,微微嗅了嗅,没有闻到什么特别刺鼻的味道。

     “放心,都是能喝的东西,我们专门请老师调配的,营养价值非常高,我还特意给这种饮品取名叫神仙倒。”桃子在一旁怂恿道。

     (横竖都是一刀子,喝。)

     交大的人不再多想,全部一饮而尽。

     接下来却出现了让我们这剩下的三组人心生胆寒的一幕。

     只见交大的那几个人在喝完之后,就已经有人忍不住,飞速跑到厕所,想来应该是吐去了。

     更有甚者,直接在大叫一声之后,仰头倒地,不省人事,接着被主办方抬到一边就不管了。

     真不亏被称为神仙倒啊,绝对名副其实。

     (绝对不能最后一名,打死都不能喝那种东西。)

     这种成熟的想法在一时间就传遍剩下三组的二十四人心中。

     书生大家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决绝之色。

     “好了,中间的一些小插曲大家就不要去在意了,马上开始第二轮的比赛。”桃子现在的口气异常轻松,估计是跟自己学校在上一轮中不是最后一名有关。

     当桃子喊出比赛开始之时,我们这三个组都如同脱缰的野马一般,嘴里叼着塑料杯就想着己方的水桶冲去。

     我们这三组三组在运水时都很默契的没给对方捣乱,因为大家都清楚,一旦有其中两组互相捣乱的话,那收益的肯定是另外一组。

     这种事情是所有人都不愿意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