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0.第20章 夜刷
    山鸡在书生离开的第一时间就对着阿彪点头示意可以动手了。

     阿彪这群人不紧不慢的来到青年面前,这时青年才抬起头,在看到阿彪脸上的那条刀疤时觉得有些熟悉,不过一时间有些想不起来了。

     相比于青年带来的那些一个个看起来都像瘾君子的混混们来说,阿彪这群人才更有架势,清一色的板寸,黑色西装。

     苦思冥想了半天的青年突然灵光一闪,想起了这个刀疤脸是谁,“你是彪哥?”

     阿彪听到眼前这小子竟然认识自己,不由诧异道:“兄弟你是哪条道上的?”

     青年急忙套近乎的说道:“是我啊,孙一鸣,我爸是孙城西,您应该认识。”

     在听到青年提起他爸的时候,阿彪才有些印象,“哦,原来你是老西的儿子啊,哈哈,没想到几年没见已经这么大了,额...”

     突然之间,阿彪想到自己似乎并不是来认亲的,赶忙止住笑容,俯身在孙一鸣耳边低声说了些什么。

     孙一鸣听完之后神色巨变,吓的脸色苍白,腿脚发软。

     “要不是看在老西的份上,我肯定直接废了你,现在该怎么办你心里应该比我更清楚。”阿彪冷视着孙一鸣道。

     孙一鸣急忙翻下摩托,跑到书生面前,膝盖一软就跪倒在地,先是瞟了山鸡一眼,接着抬头看着书生说道:“哥,我错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当我是个屁,把我给放了吧。”

     书生看着这戏剧性的一幕,稍微一思考便明白了其中的缘由,开始调戏道:“不敢当不敢当,一会我还要给您老人家磕头认错解散社团呢。”

     孙一鸣这一听更是吓的差点尿裤子了,“咚咚咚!”对着书生磕了三个响头,额头流出了几丝血出来。

     书生见玩的也差不多了,也就不再刁难他,“别在这跪着了,影响我心情,赶紧滚。”

     “是是是,我这就滚。”听到书生这句话,张一鸣如释重负,马上招呼着自己的小弟离开了这个令他差点吓尿的是非之地,以后是绝对不敢再来了。

     “山鸡哥,您不会怪我多嘴吧。”阿彪走到山鸡面前请罪道。

     “他知道了也好,省得以后老来找麻烦。”山鸡也没怪阿彪,淡淡的说道。

     “那山鸡哥您这要是没啥事的话,我们就先走了。”阿彪继续问道。

     “走吧,你们老待在学校像个什么样子。”山鸡说道。阿彪一群人也都信步离开了。

     同一时间,正在办公楼加班的徐强东,偶然间站在窗边看到了这整个过程,心想这些轮滑社的人可都不简单呐。

     ……

     距离纳新打架那一天已经过去了一周时间。书生坐在场地的台阶上,无聊的打着哈欠,“哥几个,你们无聊不?”

     “无聊就继续练动作呗。”余温提议道。

     山鸡喜欢戴着耳机听着歌练平花,估计是没有听到书生发的牢骚,并没有理他,继续自顾自的练着动作。

     “不想练,这一周为了练双刹可真把我摔惨了。”对于余温的提议,书生想都没想就一口回绝。

     “要不咱去夜刷?”我在一旁提议道。

     书生一听就来了精神,“夜刷?怎么个刷法?”

     “就是每到一个路口咱就猜拳决胜负,胜出的选择一个方向,一直到下一个路口,继续猜拳,刷到哪是哪,一直到刷不动为止。”我给书生详细的解释了下夜刷。

     “这个好玩,走,叫上山鸡,咱现在就出发。”书生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走到山鸡旁边拍了拍他的后背,“拜识,走夜刷去。”

     “夜刷?”山鸡表示非常不解。

     于是书生将我刚给他说的话又给山鸡重复了一遍。

     “就咱们四个?”余温问道。

     “对,人多了也不好带,我去先找人把东西给带回去。”书生急忙跑到一个有点微胖的小伙身边,“白无常,你一会儿回去的时候把音响和桩都带走,我们出去玩去了。”

     白无常一听到玩,眼睛都有些直了,“玩?你们出去玩竟然都不带我。”

     “我们要去刷街,刷一夜,你确定要跟着?”书生简单的说了两句。

     “哦,那我就不去了,现在滑行还没滑的太熟练,出去就是找死呢。”白无常一听我们要去刷街,还是刷一夜,顿时就蔫儿了。

     “那东西就先放你那了,明天我去找你取,拜拜。”

     在书生将事情都交代好之后,我们背着便鞋就踏上了夜刷这条不归路。

     在第一个路口处,我们四个开始石头剪刀布,没想到这四人同时猜拳,只有一个人赢或者输的概率真是低。

     在出了二十多次拳之后,我们四人一致决定,放弃这种猜拳指路的方式,直接改为轮流指路。

     按年龄的大小排,由我先指。

     “这边。”第一次我指向了西边。

     四人便一起朝着那个方向刷去。

     每到一个路口,我们四个就轮流指向不同的方向。

     有时为了好玩,我们在一个地方一直兜圈子。

     在刷到深夜三点多的时候,我们四人都觉得有些累了,想找个地方先休息一下。

     “对了,我记得前边拐角处有一个夜店,要不进去坐坐?”书生在这时提议道。

     我们都点头表示同意。

     书生接着说道:“那就先换鞋吧,就在前面不远。”

     全都换上便鞋,将轮滑鞋装在背包中,背着就走。

     书生没说错,在走了两分钟不到,一家夜店就出现在我们眼前。

     “普罗。”我看着这家夜店的招牌念道。

     刚一走进夜店我就闻到了空气中弥漫着酒精以及荷尔蒙的味道,舞池内灯光闪烁,劲爆的音乐敲打着鼓膜,有不少靓男俊女在其中摇晃着自己的身姿。

     我们随便找个地方坐下。

     “服务员,来一打酒。”书生对于这里的情况显得非常了解,开始给我们胡天海地的吹嘘着自己曾经的风流往事,真不愧夜店小王子之称。

     没一会儿,我们的一打酒就被送了过来。

     这里的酒,瓶子看起来比平时喝的九度要小得多,度数也不高,就是有一点比就读高,那就是价格贼贵。

     不过是书生请客,我们几个当然没有什么意见。

     PS:青春是本仓促的书,我们含着泪一读再读。想做的就去做,想说的现在就去说,别把青春等成遗憾。